CECILIA深藍

「我欲乘风破浪,踏遍黄沙海洋,与其误会一场,也要不负勇往」

谭安/庄陆/贺唐 欢迎小可爱们勾搭

持续掉粉的第n天,作业写到哭不出来所以依旧停更
评论会看会回复,各位看官不取关好不好?🙈

(顺便,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我w

真的很高兴能遇见你们
【手动比心】💗

本命诗宝&涛姐&沈氏夫夫&慕喊寒

【谭安】平生不会相思(n)

这章并不该在这出现,或者说我也不知道它该在什么时候出现。

它前面的文不连续,所以之后我会再补充这章之前,和前文连续的章节。


Makartsteg是我昨天走过的地方,突然想写,就写了。

就这样。


----------------



安迪离开了。


办公桌上摆着她走前分好类的文件,她工作用的笔记本,和那辆她拿去代步的帕拉梅拉的钥匙。

谭宗明坐在那把她平日里坐的椅子上,指关节微微弯曲,一下一下轻敲着桌面。

他紧紧盯着那些她留下的东西,仿佛要把它们看穿。


“谭总。”

一声轻唤打破室内的宁静,桌前的男人墨色眼眸中的隐忍渐渐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复杂的情感,汹涌澎湃,深得仿佛要让人陷进去,

谭宗明闭了闭眼。

“滚出去。”

助理从未见过这样的总裁,许是被吓到了,愣在原地。

“别让我说第二遍。”

助理仓皇而出,室内再次陷入无尽的沉默。


修长的手指收紧,再收紧,直到那般短的指甲都嵌入了掌心,留下不浅的印记。


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终点了吗。


那双阖着的眼眸缓缓张开。

又或者说。


安迪。

这就是你想要我们之间的结局吗?



谭宗明自嘲地笑笑。


他不接受,也不愿接受。

他不甘心。


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谭宗明将车钥匙攥入手中,猛地站起来,向外快步走去。

“所有事都交给副总去做,需要我亲自决定的无限期延后。”

甚至没有看助理一眼,他丢下话后便匆匆离去。



--------------


欢乐颂


敲开2203的门时谭宗明的手是颤抖的。

他知道,如果安迪有留下任何影子,便一定是在这里了。


曲筱绡被敲门声吵醒,顶着乱糟糟的头发,嘟囔着“谁啊”开了门,却在看清谭宗明的脸时,瞬间沉下了脸色。

声音中带着几分轻嘲。

“安迪都走了,谭总找我又有什么用。”

谭宗明知道她的气从何来,自是不会计较。

“她可有留下什么给你?”

“没有。”

曲筱绡连一个眼神都懒得赏给他,也不去管开着的门,转身就进了屋。

谭宗明犹豫一下,也跟着跨了进去。

“曲小姐。”

谭宗明用少有的严肃语气叫她。

“如果她留下什么,请你务必告诉我。”

“你知道,”

他一顿。

曲筱绡转过身看谭宗明。

“你知道,她对我的重要性。”


曲筱绡沉默了许久,许久之后却是释然了。

面上恢复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,她从电视机柜中拿出一个微鼓的信封扔给谭宗明。

“安迪走之前,让助理带给我的。”

曲筱绡抬头看他,四目相对。

“谭总可得把我家安迪完好的带回来。”


谭宗明接下信封,眉头终于舒展开来。

“我会的。”



一路乘电梯下楼,直到坐进车里,谭宗明才打开那个信封。

信封里藏着一把银色的小钥匙和一张白色的纸片。

纸片上是一串熟悉的英语手写字迹。

Makartsteg


谭宗明皱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三日后

Salzburg


下了出租车,将折叠着的地图举在额前,挡去刺眼的光芒。

这个城市的傍晚七点半,夕阳的余晖依旧映照着大地。

Makartsteg桥上,人流已然稀疏了许多,比起大城市中步履匆匆的人们,这里的居民和旅客,都更愿意缓下脚步,欣赏这座城市的魅力。


Makartsteg并不能算是一座寻常的桥。

虽然这桥的两侧用再普通不过的栏杆和铁丝网围成,但两侧交错的网格上,挂着的大小各异色彩不一的同心锁,却让它成为了一道不一样的风景。


谭宗明站在桥的一头,把玩着手中的小钥匙,隐隐明白了它的作用。

他随着人流走上桥,从第一个锁开始,目光缓缓掠过每一排,每一个,仔细辨认上面的字迹。

不同的语言,不同的名字,组成一句句爱语和誓言,成为永结同心的证明。

指尖掠过一个又一个锁,不知过了多久,谭宗明只觉得两眼酸涩。

两百米不到的桥他已走过了大半,数以万计的锁他也已看过大半,天色暗下,桥上的行人更少了。

谭宗明揉了揉眼角,蹲下身子继续寻找。

抬头间,余光瞥见一抹亮眼的银色,在许多经历风吹雨淋已生锈的锁中颇为显眼,谭宗明微侧身子,伸手去够。

上面黑色签字笔的字迹,赫然写着“Andy”。

下方画了个小小的爱心。

两者占据了锁面三分之二的位置。

谭宗明试着将小钥匙插进去,“咔哒”,锁应声而开。


没错了。


他将钥匙拔出,再次扣好锁,大约记下了它的位置,随即向桥一头的小店跑去。

片刻后,谭宗明带回一支黑色水笔。

他在那颗爱心的下方,小心翼翼地写下三个字母。

“Tan”


他嘴角弯起一个弧度,露出多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
他家小姑娘并没有不要他,对吗?

【谭安】平生不会相思(4)


切菜时精细的刀工,清理鱼内脏熟练的手法,翻炒时一气呵成的动作。

挽起的袖口露出一节精壮的手臂,调味时认真专注的侧脸,即使是身上偏小号不伦不类的围裙。

每一个小细节,都为做饭时的谭宗明增添一分魅力。

——至少安迪是这么认为的。


被指尖忽然的疼痛拉回思绪,安迪低头,忍不住到吸一口气。

原本该片到一半处的茄子已经切到了底部,还顺带在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道不短的口子。

谭宗明闻声扔下手中的东西,快步走到安迪身边,捏住她的手查看。

看见往外渗着血珠的伤口,忍不住一阵心疼,有些话便脱口而出。

“都多大的人了,切菜怎么还会切到自己,啊?”

不轻不重的一句话,让安迪莫名就心生了委屈,挣了挣抽回手。


把心上人的小表情都收入眼底,谭宗明有些哭笑不得。


安迪也有这样小孩子气的时候。

不忍心再责怪她,谭宗明只得放柔了声音。

“是我不好,不该让你做这些的,我去拿医药箱,帮你处理一下,好不好?”

“是我自己想切菜的。”

安迪撇过头往客厅走,谭宗明便跟在后面无奈地笑着。

“那也还是我的错,这种有危险的事,不该惯着你的。”

谁叫他喜欢她呢,自然是宠着哄着顺着了。


谭宗明帮安迪处理了伤口,又洗了些水果拿给她。

于是后者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基本是在bbc的背景伴奏下,啃着水果,盯着老谭的背影发呆中度过。


谭宗明把所有菜端上桌,去客厅叫人开饭的时候,安迪正捧着ipad认真地回着消息。

“在看什么?”

“啊?”

安迪一愣,迅速反应过来,摇头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嗯,走吧,吃饭了。”

安迪颔首,站起身来,先谭宗明一步向餐厅走去。

后者低头望向被搁在茶几上的iPad,屏幕刚好亮起,提醒着有新消息。


奇点。

谭宗明微微皱眉,记下了这个名字。




冬日的上海总是伴随着难以忍受的湿冷气息。

撇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地址,安迪将手插回口袋,抬头看向门口的招牌——就是这里了。

踏进店内,暖风扑面而来,目光在每桌间徘徊,终于锁定了一个男人。

发现对方也正看向自己,安迪微微挑眉,抬步走过去。

“奇点?”

“魏渭。”

“Andy.”

奇点也不深究她口中的名字是网名抑或真名,只是摆了个请的手势,率先坐了下来。

安迪脱了大衣搁在一旁的椅子上,落座在他对面。

点餐过后,两人一时无话,相对而坐,倒颇有几分尴尬。

还不及谁先开口,安迪便听见门口响起一道恭敬的声音,“谭总,您来了。”


安迪闻声回头,正好对上谭宗明的目光,怔愣间,却发现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金发女子,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。

谭宗明只是朝她微微颔首,跟着经理来到窗边的位置。



“您的牛排。”

安迪在服务生出声时将头转回,迎着奇点探究的目光,想皱眉却不知为何勾出一个微笑。

“怎么了?”

奇点也笑笑,“没事。”

虽是第一次见,可一旦有了话题,两人依旧聊得畅快。

刚坐下时对面前男人不怎样的印象已消散了大半,取而代之的是欣赏。

只是心头总像是堵着些什么,闷闷的。


也不知是暖气太足,还是饮了些红酒的关系,安迪的脸颊上染着两抹淡粉色,再加上微微上扬的嘴角。

实在是足以将人迷得不成样子。

不远处的谭宗明将安迪这般的样子尽收眼底,闭了闭眼,端起酒杯灌下一口,已然是坐不住了。

饶是他也少有见过她这般的样子。

可他的小姑娘,现在却在对一个不知来历的野男人笑。


安迪今日是真的喝的多了些。

她自己开车来,本不该喝酒的,可在某人出现后,心中总有种异样的情绪,正巧魏渭点了瓶不错的红酒,她便抿了几口,却是不想没能控制住量。

倒是眼前的人,只喝了不到半杯。

在她的坚持下,魏渭允了a a,并提出送她回家。

安迪略微犹豫了一下,站起身去拿身旁的包和衣服,刚要开口答应,却被一道不咸不淡的男声打断。

“就不麻烦魏总了。”

安迪手上的动作一顿,讶异地发现某个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。

这一顿分明给了谭宗明机会,他伸手拎起她的提包,抖开折叠着的外套,递给她。

安迪伸手去接,却被他避了开,谭宗明将衣服凑近她些,示意她直接穿上。

“外面冷。”

安迪绝对不否认老谭是个绅士,可许是这样的动作有些亲密,绅士如他,也从未做过。

略微犹豫一下,安迪还是伸过手去,就着他的手穿上了大衣。

脸上的红晕不知是为了什么,似乎有着蔓延的趋势,。


“Tan.”

身后传来一声轻唤,安迪最先投去目光,便也错过了谭宗明眼中闪过的不耐。

可毕竟也是合作伙伴,总不好将人家丢在餐厅。

“一起走吧。”


刚走出门口,服务生就将两人的车开了过来,站在一旁的,还有被谭宗明临时叫来的司机。

“送Pierce小姐回宾馆。”

谭宗明朝对方微微颔首,也不等她开口,牵着安迪的手便往后面的车走。

打开车门,看着她做进副驾驶座,谭宗明这才绕过车头走到另一边。

“老谭......你开车?”

“司机被征用了,你想和Pierce一起?”

安迪无言,想到她刚才对他的称呼。

“Tan.”

她从前也这般叫他。

心中的那股陌生的感觉再次涌来,似乎带着些酸涩。



------


过气写手终于爬回了自己挖的坑


依旧是不定期更新

边散步边给自己找点乐子

总结隔壁tag里某些人的特点:

逻辑混乱

不明发生什么就开撕

优越感max

阴阳怪气

闲&话多

也是很少见到这样逻辑来的莫名其妙并且理直气壮的了哈哈哈哈哈

“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此证。”

首页看见小伙伴晒笔说亲爹

我也去找自家那位

于是产生如上对话


我这大概……好像……也许……是亲爹?🙈🙈🙈🙈












-------












算flag吗








这条lo发完五分钟,亲妈让亲爹把我耳机预售下单了








爱他们!!!






---------




又五分钟



亲爹说前两次考试不掉出实验班




生日就给买笔




高兴




!!!

这是我不愿意接受,却最真实的安谭

“你走,我不送你,你来,风再大雨再大我都去接你。”


话总有点戳心窝的感觉,有点难过






因为图片出处不明......所以只能说侵删了


🙈🙈